鄂东北江淮官话研究

鄂东北江淮官话研究

内容摘要

    鄂东北江淮宫话是江淮官话黄孝片的主体区域。这一地区是典型的方言接缘区域,其北是中原官话,两北是西南官话,东南是江淮官话,东是赣语怀岳片,西南是赣语大通片。鄂东北江淮官话在语音、词汇和语法上都表现出了方言接缘区域方言特征混杂的特点。但语言接触的角度看方言特征的系统性,这些特征都反映出是赣语对今天鄂东北江淮官话产生了干扰,说明今天的江淮官话黄孝片在历史上曾覆盖过赣语,这一分析正好与鄂东北江淮宫话区域的移民历史相吻合。

    全文内容共分六个部分。

    第一章绪论。界定本文的研究对象,并简要介绍其地理环境、历史沿革, 以及本文的研究内容、研究方法。 

    第二章介绍鄂东北江淮官话区域内四个方言点的语音系统。 

    第三章对四个方言点的音韵进行比较。鄂东北四地方言的声母系统,从数量和音位来说,应山话和罗田话的声母结构较为一致,黄州话和武穴较为一致; 全浊声母清化方向一般都是“平送仄不送”,但区域内从西往东,全浊声母仄声字读送气清音的情况呈逐渐增多态势,赣方言特征的表现从东往西呈式微状态。全浊声母仄声字读送气清音多以词汇形式保留,且多是口语常用词。泥来母的分混,应山话和黄州话完成了洪细合流的演变,变异方向似乎与安徽境内江淮宫话的核心区域一致,但这两个地方的整合方向实际上是趋同于相邻的西南官话;罗田话保留了泥来洪音混、细音不混的赣方言特征。韵母系统,从今读情况来看,具体的读音形式和中原官话相同,而结构和江淮官话保持一致。应山、 黄州、罗田三地的韵母,与共同语一致的多能在中原官话中找到印证,而与共同语不同的韵类的归派,多能在安徽江淮官话中找到相同现象,如遇摄今天两读的读音形式及文自异读。武穴话山摄合口一等端精庄组字的今读,与同区域内的其他方言点都不同,但和安徽江淮官话多数方言点的读音保持一致。鄂东北江淮宫话保留入声类,这是与安徽江淮官话最大的共同点。阳平调、上声 调、去声调的调型和西南官话大部分片区保持一致,与邻近的湖北境内的西南官话武天片、鄂北片的调型不同。 

    第四章从词汇角度对四个方言点进行比较。鄂东北江淮官话区域内的共有词汇表现出与相邻区域的一致性,有大批与吴、湘、赣对应的方言词,这些对的方言词在西南官话也有体现。地处长江沿岸的黄州和武穴两地,越来越多的 “儿’’尾词代替了“子”尾,应山其次,罗田保留“子”尾词最保守。 

    第五章选取动态范畴和使役范畴,从语法角度对四个方言点进行比较。首先介绍方言语法比较的立论基础和研究思路,然后描写各地对范畴的不同表现 形式,总结不同形式反映出来的特征。 

    第六章运用语言接触理论分析鄂东北江淮官话的特征。从不同的移民类型看语言演变的不同方向及其变异的特征。鄂东北江淮官话演变的轨迹和特点反映的覆盖性移民导致的语言特征的转用和干扰。覆盖性移民产生后,移民语言在周边语言的压力下会发生快速的转变,导致柯因内化。